六肖期期准免费选一

那年冬天已经远去 34

发布日期:2020-05-20 07:23   来源:未知   

  沈桦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儿餐饮部一位负责人恭敬地推开了包厢的门。“沈先生,是哪位客人不舒服?”

  “我没事,别大惊小怪的。”徐景忆拒绝去医务室,或许是就着几分酒意,身体往我身上倾斜,我不负重力,身体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徐景忆适时地把我拥进怀里,身体倒是安全了,可某处投来的目光却是骇人的。

  沈桦起身,修长的手臂搭在徐景忆的肩膀上,“别小看了这儿的医生和医疗设备,和大医院不相上下。”

  徐景忆拥着我的手臂紧了紧,仿佛在保护心爱的东西不被夺走似的。“谢谢沈教授,我真的不用。”

  弟弟适时地走了过来,搀着徐景忆,“景忆哥,你这样子怪难受的,我送你去医务室,免得我姐担心。”

  文梓漫不经心地喝着杯子里的奶,眸光流转在我和沈桦身上。一会儿,她抱怨道:“诶,这孕妇就是麻烦,多喝了些奶,又得跑洗手间一趟。”说着朝我使了个眼色,起身朝外面的洗手间走去。

  文梓走后,我也想去医务室看看徐景忆的情况,经过沈桦身边时,他拽住了我的手臂,稍一用力,我整个身体跌进了他的怀抱,抬头刚想挣扎,他的唇低俯了下来……

  此刻,我的挣扎是无效的。我没有迎合也没有拒绝,任由其在我唇齿之间霸道。他用疯狂的举动告诉我他心里的不爽,而我只能默默承受。

  “我是真的疯了!”归于理智之后,他伏在我肩膀低喃,“我应该表现出我应有的大度,可是我抑制不住。小丫头,我现在连最基本的自信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无助而又空洞的眼神无焦距地看向窗外的景色。窗外一片绿意盎然,而心绪却混乱异常。

  我看着他,流转的眸光里氤氲着水雾。孩子如果是在他期待中出现的话,那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情。或许我们之间最美好的结局就是到此为止!

  “这就走了,我还没吃完呢。”文梓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沈桦一眼,凑到我耳边轻声道:“是得过去好好跟人家讲清楚。”

  显然这家伙听到了我们的话,勾唇,无奈地笑了笑,“你继续吃,我去看看他。”

  医务室的某个单间里,徐景忆正安静地输着液,脸上的红潮已不再那么明显。弟弟无聊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玩着手机,见我进来,挪了挪身子,示意我坐到他身旁去。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对啤酒过敏?”我在弟弟身旁坐了下来,探究的目光看着徐景忆。

  不能承受之重,我必须麻木自己的心。我躲开他的目光,嗔责道:“你傻呀,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他无视我的嗔责,微微笑了笑,问弟弟:“冬冬,你有没有碰到过特别喜欢的女孩子?”

  弟弟抬眸,看了我一眼,道:“喜欢的倒碰到过,特别喜欢的还真没有。景忆哥,我一直很疑惑,你应该很早就认识我姐,为什么到现在才表白?”

  徐景忆扶了扶镜框,若有所思地道:“十二年前我们第一次在舅舅家相见,从那一次开始她就在我脑子里留下了不可抹去的印象。我知道她的学业很优秀,为了不落后于她,我发奋努力,最后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江城的财大。大一那年回家过春节,我才得知她去了Z城读艺校。其实我偷偷地去过Z城几次,远远地看过她忙碌的身影,如果……不是怕冒昧打扰到她,我又怎么会等到现在才表白。”

  其实徐景忆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出来,冷艺冬生病的那年,他通过舅舅给了五万块钱给他爸妈。那是他一年攒下来的工资。他特意交待舅舅不要将此事声张出去。

  我和弟弟都有些诧异,我诧异的是他曾到过Z城,而我浑然不知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弟弟道:“如果你当初对我姐表白,可能她和沈教授之间就不会有故事了。现在,我倒觉得沈教授……”

  我打断弟弟的话,“冬冬,你不是还没吃饭吗,文梓还在呢,你赶紧过去,要不然待会服务生收走了,怪浪费的。”

  徐景忆道:“其实我也能感受得到他对你的在乎。秋秋,你说过,你们之间已经过去,是这样吗?”

  我凝视着他,良久的沉默。孩子的事情一旦说出去了,父母那边怕是瞒不了了,我重重地叹了口气,垂眉道:“景忆,如果我隐瞒了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是毁灭性的,你还会坚持吗?”

  我抿了抿唇,手心里已冒出微微的汗珠。“三年前我之所以离开Z城是因为我……我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正是沈桦,我们之间……”

  “景忆,我隐瞒这些跟你交往,其实也是想忘了过去那一段不堪的历史。我承认我现在还无法舍弃对他的感情,但我们之间真的已经不可能了。”尽管这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可是解释起来却还是有些心虚。

  徐景忆沉着眉,黯淡的眸光里隐含着难以言喻的复杂,良久,他沉声问道:“我想知道的是,你真的能放下重新开始吗?”

  气氛冷凝时,门被打开了,文梓走了进来,关切地问了下徐景忆的情况,而后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不提这事还真忘了,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弟弟是下午两点半的火车,现在时间是一点五十,不堵车的话刚好可以赶到。

  就在我要拨通弟弟电话时,沈桦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我会把你弟弟安全送达。”

  我正要回复“麻烦你了”,刚打完字还没来得及发出去,他的另一条信息发了过来,“他没事吧?”

  文梓瞥眼看了一下我的手机,不动声色地和徐景忆聊了起来,我把编辑好的信息发了出去,而后收起手机,加入他们的聊天。

  “这么说你们很早就认识,我有点不明白,近水楼台的事情怎么到现在才来做?”

  我的话音刚落,护士小姐敲门而入,我看了眼输液瓶,都快见底了,时间掐得可真准。护士小姐拔完针,叮嘱了徐景忆几句便离开了。我跟着走了出去,去医生办公室询问注意事项。

  我讷讷地看着她,“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还有什么事情?”下意识睨向房间里面,没有看到徐景忆的身影,“徐景忆呢?”

  “接电话去了。”她直起身朝我靠近,“不想跟我解释一下你跟沈桦孩子的事情吗?”

  “文梓,之所以没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提起这段人生的黑历史。我以为重新开始了,这一切就会彻底过去。”

  我点了点头,“我们彼此都没有办法释怀那段历史,所以与其如鲠在喉,还不如痛快地斩断。”

  文梓似有不解,试图劝解,“我觉得是你想得太多了,你们在餐厅包厢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觉得你该给彼此一个机会,孩子只是契机,他对你,我想应该是真心的。艺秋,感情的事情勉强并不能幸福。他那么优秀一个人,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就算有个孩子牵绊,他背后还有一个那么强大的家族,根本影响不了什么。他都能不计前嫌放下身段跟你表白,你还矫情什么。”

  眼角的余光瞥到徐景忆从走廊另一边走了过来,似乎是刚接完电话,手机屏幕还亮着。我叫了他一声,他看向我,一惯温和的声音朝我道:“我们也该回去了。”

  “哦,不用了,我已经跟我老公联系过了,他正在来的路上。”文梓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我,“不多留一天吗?”

  文梓一副认真的样子道:“你邀请得真及时,刚好我老公要到那边跟一个客户谈合作的事情。”

  见我漫不经心敷衍的样子,文梓咬牙恨恨地道:“冷艺秋,你一定会后悔你今天的行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