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

支教故事:与班里的娃娃们离别不说再见

发布日期:2020-05-14 09:46   来源:未知   

  编者按:郭璋,一个来自东北的年轻女孩,2015年9月作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她来到了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学校开始为期一年的支教工作。在支教过程中,她用细腻的笔触写下了她与班上42个“娃娃”之间发生的故事和感情纠葛。通过一个个真实而鲜活的故事,我们清晰而线后大学生身上所承载的厚重的责任、担当与使命。

  最近的情绪一直都很乱,纠结于是否悄悄地离去还是轰轰烈烈的和娃儿们告别。此时的我变得紧张而又胆小,最后几天的课上无论讲什么,都尽量避免谈到离别,我怕眼泪决堤,我要给娃儿们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离开刘家洼的日子正式进行倒数一位数的时候,娃儿们开始有了一些异样的举动。每当我打开宿舍的门像以往一样“监视”班级情况时,远望的一刹那总会和一两个娃的目光不期而遇,起初我以为是偶然,但渐渐发现每次都还换人,而且经常以同桌的形式出现。就连我去班里上课的路上,也会有娃跑在我的前面去班里通风报信,喊得话已经不是以前的:“老师来啦!”而换成了:“郭老师还没走!”待我走进班里,娃儿们早已坐得笔直,目光如炬的看着我的每一个动作,从他们脸上我看不出任何的不自然,反而是我自己,从一个“监视者”变成了“被监视的人”很是不习惯,不管我出现在学校哪里,总会有娃的眼睛跟随着我,我不点破、他们也不多说,我们心中都明白这反常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与班里的娃娃们挥手告别。郭璋 供图

  一天下课铃刚响,外面突然就下起了大暴雨,非常大,感觉水就像从天上泼下来一样。我想起了还在室外充电的电动车,急忙跑进大雨里去拔充电器,本来我是想把车也推到避雨的地方,可是雨太大,不得不放弃了。就当我进屋再从窗户看电动车时,原来停放充电的车不见了!刚上楼两分钟时间不到,这车也嫌雨太大自己跑了?正当我打了伞要出门去找车的时候,我看到四个男生,没错,是我的娃,抬着我的车奔跑在雨里,以最快的速度把车移动到了避雨的地方。我想大声的叫他们回去,可我一开口喊出第一个娃的名字时声音就淹没在了雨里,看着他们不顾衣衫淋湿又怕我发现快速跑回班里的背影,我真的很感动,眼睛不由得湿润起来,或许,这就是潜移默化的作用,如今的他们早已懂得为别人做事不图夸奖只求心里感受到付出的快乐真谛,我很欣慰。看着他们的笑脸,我总会忍不住感叹:师生一年是天意,命运的安排真的好神奇。

  如今的每节下课铃一响,我不再喊“下课”,因为我怕听到娃儿们说“老师再见”。我不愿意给娃儿们连我都未知的期许,就像离别时约定俗成的规矩:都要说一声再见,然后会挥手告别。但是,如果对他们说我会回来看他们,真的离开这里以后,我不能保证一定就能回来看每一个娃,能和他们每个人再相聚,所以离别在即的我们,不说再见。

  当我得知下周三是确定的离开日期时,这周五放学,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拿出手机,刚想记录最后一次送他们出校门的情景时,突然有一个娃回头发现了我的举动,可想而知,所有的娃都回头看着我,我又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我以为自己已经湿润的眼圈会引起他们的共鸣,然后大家一起痛哭流涕到昏天黑地。可是我错了,他们笑了,很自然的笑,笑着跟我挥手,笑着跟我说:“下周一见!”

  懂事的娃儿们,懂我的娃儿们,真的谢谢你们,离别我们不说再见,微笑着期待下一次相遇,发自心底我想说,我感谢这一年支教你们在这里!

  (郭璋,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服务于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学校。)